06 September, 2007

||||

拆了一封看不懂的信 一切又回歸正題

已經穿過了窄窄的心

我看見從前可能屬於我的 發現早就忘了該怎麼交際

悲傷的擁抱著另一個個體 那些眼淚其實在告別 所有從前的一切

睡夢中唏唏囌囌的

是我習慣了的氣味和頻率



我打開雙手看見這個世界

想吹的風或去還未到來


它卻很明顯的在不遠



我夢見很多個從前 每覺醒來 那就是一個段落。

4 x 5 = 20

1 comment:

anita elefsen said...

sometimes i wish i could read your blog..

i miss you!